兵器工业集团广大党员积极踊跃捐款820余万元支撑疫情防控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3-09

      响应党中央对广大党员的号召

      连日来,兵器工业集团

      广大党员、职工积极踊跃自愿捐款

      因疫情防控需要在一线工作的党员

      通过电子转账等多种方式

      支撑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

      截至3月6日,兵器工业集团79274名党员自愿捐款820余万元。其中,集团企业总部及在京直属单位7300余名党员捐款110余万元。

      兵器离退休干部局93岁的离休老党员刘景玉打电话要求“将自己的离休金拿出10万元捐给前线抗疫的孩子们”。甘家口支部88岁的退休局级干部艾民阁,表示要拿出自己的积蓄5万元“捐给武汉前线的医生护士们”。经过支部进一步劝说,两位老人才同意暂时按100元标准捐款。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离休干部刘钊,主动打来电话询问捐款工作,并让女儿用微信转来捐款1000元,当工作人员确认金额时,她女儿说老人家很坚决,这是她的一点心意,应该捐的。101岁的牧岚和97岁长期住院的离休老干部樊明辅,自己不会微信,就让亲属加微信转给工作人员。

      20名兵器工业离退休老领导捐款比例达到百分之百,其中,兵器工业老部长、老领导韩怀志、庞天仪、于桂臣、蓝祖佑在医院和支部联系主动要求捐款。集团企业原董事长尹家绪,在疫情发生后,1月30日到2月11日已经分别通过武汉市慈善总会、重庆市慈善总会、武汉市红十字会分4笔捐款17332元,此次得知支部捐款的消息,再次积极捐款。

      全国劳动模范、晋西集团退休职工李培信,捐款5000元,他说:“我是一名老共产党员,年纪大了,也不能上一线,就想着积极响应党的号召,为疫情防控出一份力、做一点贡献。对比千千万万奋斗在抗‘疫’一线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,我在感奋之余感到做得太少,如果有需要,我还可以再奉献。”

      淮海集团惠丰医院85岁的退休老党员马焉拿出5000元钱交给党组织。老俩口居住在上个世纪90年代工厂建设的老住宅楼里,家里的家具也很陈旧,5000元钱足以对他们的生活环境做些改善,但他们却固执地觉得那是“浪费”,这样用才“划算”。

      凌云集团太行企业原党委书记丁礼田,曾将生病时享受的补助在病好后主动退了回来,要求将其用到国家更需要的地方。面对疫情,他拿出5000元离休金,连同老伴捐的500元,共5500元第一时间送到企业离退办。他说:“大家这点钱不多,但大家是党员,国家有了困难大家一定要出一份力,希翼能通过组织将钱用到防疫第一线,为战胜疫情尽大家的一份绵薄之力。”

      一机集团离退休党员张玉才怀揣1万元现金一定要交给党组织,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捐款。考虑她刚刚做了手术,生活条件比较困难,最终,企业只留下1000元钱。张玉才说:“我不困难,作为老党员,我就想为国家出一份力。”

      一机医院驰援湖北医疗队中的刘景彬、杨帆、赵璇、张鹏、王敏五名党员,在听到党员捐款的消息后,第一时间通过微信纷纷进行捐款,表示战地有我,捐款也必须有我。

      在捐款的人员中,一些党员尽管生活困难或已捐过款,仍坚持自愿捐款,让大家动容。

      北化研究院集团惠安企业八街坊党支部79岁的老党员郭凤娥,老伴瘫痪在床,毅然捐出1200元,她表示:“国家有困难了,这是我作为一名党员应尽的一份责任!”八街坊党支部退休党员戴祖绪和贺芳琴夫妇,分别以个人名义捐款1000元,贺芳琴说:“在电视上看到疫情严重,看到广大医护人员战斗在一线,心里特别感动,一直想寻求捐款的途径,为疫情防控尽自己一份微薄之力。大家年纪大了也不上网,一听到党支部组织捐款,能把钱捐给大家最信任的党组织,我很高兴。祝愿大家的祖国早日度过这个难关。”八十多岁高龄的退休厂干蒋夫凡,听到党支部组织捐款的消息,立即捐出1000元。

      动力研究院山柴企业退休老党员楚洪激身患疾病、下床困难,在听到捐款号召后,马上掏出300元钱委托他人交到党支部,并诚恳地表示:“过去组织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,现在党和国家有困难,党员不上谁上,我要回报党、回报社会,别说捐一次,就是再捐一次也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      华安集团农业企业孙朝权是一名有着26年党龄的老党员,为给儿子治病家庭十分困难,但是他仍坚持捐款500元。陈仕民在前期通过网络平台向武汉疫区捐款3000元,本次再次捐款500元。(来源/兵器离退休干部局、一机集团、华安集团、淮海集团、晋西集团、惠安企业、山柴企业、太行企业)

88必发2007-www.bifa2007.com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